《西游记》传递的,当然是杀气满满的负能量

1918年,鲁迅在成名作《狂人日记》里写道:

古来时常吃人,我也还记得,可是不甚清楚……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,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“吃人”!

鲁迅笔下的书并非《西游记》,但《西游记》却实实在在地满本都写着吃人。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讲,吴承恩的这本书,每一个字都传递着满满的负能量。

01

《西游记》里的妖怪,没有几个不吃人的。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电视剧和动画片里深受孩儿们喜爱的齐天大圣,孙悟空同志。当唐僧在白虎岭上初遇妩媚的白骨精时,化斋的孙悟空及时赶回制止。唐僧不信,于是孙悟空以亲身经历现身说法:

“师父,你哪里认得!老孙在水帘洞里做妖魔时,若想人肉吃,便是这等:或变金银,或变庄台,或变醉人,或变女色。有那等痴心的,爱上我,我就迷他到洞里,尽意随心,或蒸或煮受用;吃不了,还要晒干了防天阴哩!”(二十七回)

不止白骨精这一次。到后来经过陷空山,金鼻白毛老鼠精把自己化身成被绑在树上的女子,想要触动唐僧的怜悯心时,孙悟空又以自己来举例:

“师父原来不知。这都是老孙干过的买卖,想人肉吃的法儿,你那里认得!”(八十回)

有没有可能孙悟空只是恐吓唐僧、其实自己并没有吃人呢?可能性不大。首先孙悟空虽然对猪八戒和妖怪常常哄骗,但对师父唐僧却一直有一说一、不打诳语,反而是唐僧骗孙悟空戴上金箍圈全靠撒谎;其次孙悟空说人肉吃不了晒干防天阴,后来隐雾山折岳连环洞的豹子精南山大王,就证明了孙悟空所言非虚:

“只见那向阳处有几个小妖,拿些人肉巴子,一块块的理着晒哩。”(八十六回)

现代人难以接受孙悟空吃人,不过是被影视剧中的形象蛊惑了而已。《西游记》中的孙悟空已经清心寡欲得多了,在之前的元杂剧话本里,才被唐僧从五行山下救出来的孙悟空,第一眼就注意到唐僧的丰腴:

好个胖和尚,到前面吃得我一顿饱,依旧回花果山,哪里来寻我?(杨景贤《西游记》第三本第十出)

《西游记》传递的,当然是杀气满满的负能量

像孙悟空这样浓眉大眼的主角尚且有吃人经历,其他的妖怪就更不在话下了。他的拜把兄弟牛魔王,平时吃什么被红孩儿说得清清楚楚,“我父王平日吃人为生”(四十二回);唐僧在女儿国撞上的蝎子精,端上来一盘“人肉馅的荤馍馍”,逢场作戏的唐僧还不得不“将个荤馍馍囫囵递与女怪”(五十五回);盘丝洞遇上七个蜘蛛精,给唐僧端上来的是“剜的人脑煎作豆腐块片”(七十二回);唐僧在镇海寺养病时,被他救下同行的老鼠精就地吃人,“骸骨尚存,将人吃了。你们住了三日,我寺里不见了六个和尚。”(八十一回)

这些妖怪吃人,也不过个把个。像狮驼岭大鹏精那样的,才是食人界的王者。

他五百年前吃了这城国王及文武官僚,满城大小男女也尽被他吃了干净,因此上夺了他的江山,如今尽是些妖怪。(七十四回)

虽然食人如麻,但妖怪吃人也不算是离经叛道。真正吃人吃出影响力的,还要数曾经的神仙,比如猪八戒和沙和尚。

2

猴子一旦成了人,很快就忘记自己是猴子进化而来的了,吃起生鲜猴脑来赞不绝口;同样人一旦成了神仙登上天庭,也会很快忘却自己的初心,以后吃起人来也是毫无心理压力。

观音姐姐为取经人找的第一个徒弟不是孙悟空,而是沙和尚。身为玉帝御前侍卫的卷帘大将,却因失手打碎玻璃盏被贬下界:

“没奈何,饥寒难忍,三二日间,出波涛寻一个行人食用。”(第八回)

以一个人平均一百斤计算,沙和尚平均每天都需要四五十斤人肉。他在此间“吃人无数”,同病相怜的猪刚鬣也复制了他同样的被贬经历。天河海军司令天蓬元帅因调戏嫦娥被贬下人间,错投母猪胎之后“占了山场,吃人度日”。观音姐姐指责他伤生造孽,他回答:

若依你,教我喝风!常言道:‘依着官法打杀,依着佛法饿杀。’去也!去也!还不如捉个行人,肥腻腻的吃他家娘!管甚么二罪,三罪,千罪,万罪!(第八回)

《西游记》传递的,当然是杀气满满的负能量

在天上有蟠桃没有人,神仙们自然不会去吃人。一旦下界之后,就忍不住要尝尝鲜。二十八宿之一的奎木狼,跟披香殿玉女百花羞私通下凡变成黄袍怪,在碗子山波月洞住下,“我要吃人,那里不捞几个吃吃?”

等到变成帅哥驸马,去了岳父的宝象国再加三杯酒下肚,就忍不住要释放真我了:

饮酒至二更时分,醉将上来,忍不住胡为,跳起身大笑一声,现了本相,陡发凶心,伸开簸箕大手,把一个弹琵琶的女子,抓将过来,扢咋的把头咬了一口。吓得那十七个宫娥,没命的前后乱跑乱藏……

……那怪物坐在上面,自斟自酌。喝一盏,扳过人来,血淋淋的啃上两口。(三十回)

除了神仙下凡后要吃人,神仙的宠物也要吃人。神仙吃的粗放,是个人就能入口;宠物吃得精致,吃的是小儿。取经四人组经过通天河,河中的灵感大王一年要吃陈家庄一对童男童女,吃了就风调雨顺、不吃就降祸生灾。孙悟空给陈老者出主意,说你既然有钱为什么不买童男童女来奉献,却要家家每年献上自己的亲生骨肉?陈老者回答:

他把我们这人家,匙大碗小之事,他都知道,老幼生时年月,他都记得。只要亲生儿女,他方受用。不要说二三百两没处买,就是几千万两,也没处买这般一模一样同年同月的儿女。(四十七回)

每次“先吃童男,后吃童女”的灵感大王,就是这样只吃亲生原版、不吃山寨盗版的主。虽然讲究原则立场坚定,但跟比丘国的国师一比,又显得小巫见大巫了。国师让狐狸精女儿把比丘国国王迷得神魂颠倒、肾虚不起,跟着就要治病。药已经准备就绪,但药引比较奇特,需要用笼子装起来:

单用着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小儿的心肝,煎汤服药,服后有千年不老之功。这些鹅笼里的小儿,俱是选就的,养在里面。人家父母,惧怕王法,俱不敢啼哭。(七十八回)

连哭也不敢的父母虽然可怜,可谁让你不幸生在比丘国了?若不是孙悟空及时阻止,那相当于灵感大王五个半世纪的美食供应,一次就要被挥霍精光。说到底,灵感大王不过是观音姐姐莲花池中养大的金鱼,国师也不过是南极寿星胯下坐骑的白鹿,都只是神仙们的宠物——虽然也是儿童的丧门星。

3

神仙吃人妖怪吃人,甚至人自己也吃人。白骨精的原形本是一具女尸的白骨,成精之后就动了清蒸唐僧的念头——但因为心有余而力不足,终于被一金箍棒敲回到骷髅的状态。

虽然一部西游记里到处都是吃人的场景,但只要吃人者人亦吃之、善恶有报天公地道,那这本书还是具有负负得正的能量——然而并非如此,因为神仙也好妖怪也罢,最终结局不取决于吃不吃人、吃什么人、吃多少人,而只取决于其出身。唐僧其实一共有五个徒弟,但孙悟空的凡人大师兄二师兄一上路就被妖怪吃了,从此无人关心;在唐僧之前还曾有过九个取经人,一样地发大愿心慈悲为怀普度众生,但因为不像唐僧一样是佛祖弟子,最终头颅被串成了沙和尚每天盘弄的玩物。

凡吃的人头,抛落流沙,竟沉水底。这个水,鹅毛也不能浮,惟有九个取经人的骷髅,浮在水面,再不能沉。我以为异物,将索儿穿在一处,闲时拿来顽耍。(第八回)

吃人的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,统统都成佛作祖“得了正果”,反正极乐世界想吃人也没有;私通又吃人的黄袍怪,被抓捕之后只是因为十三天没打卡而被罚去给太上老君烧火,同时还“带俸差操”工资一分不少,而这样的处理连孙悟空也觉得很公正所以“心中欢喜”;老鼠精被擒后八戒沙僧“要碎剐”,但因为老鼠的干爹是托塔李天王,所以最终完好无损一根汗毛不少地上天“听候发落”,连后续处理都省略了。

至于神仙的宠物,就更是有惊无险。观音姐姐轻描淡写地说“掐指巡纹,算着他在此成精,害你师父”,却绝口不提被金鱼吞掉的童男童女们,最后还应邀现身,好让陈家庄的失独父母们“磕头礼拜”;白鹿精被追杀得慌不择路,南极寿星果断及时现身,“好孽畜啊,你怎么背主逃去,在此成精?若不是我来,孙大圣定打死你了。”言虽怪之,实则怜之——反正小儿们心肝都在,追究到天也只是个未遂罪名。

更极端的对比,还是大鹏精和其他没背景的妖精。蝎子精?被打死。蜘蛛精?被打死。豹子精?被打死。没有吃人记录的黄狮精?还是一样被打死。而大鹏精因为与佛母孔雀沾亲带故,不但要如来佛本人前来才能收服,收服之后甚至视野比佛还高远,“佛如来是治世之尊,还坐于大鹏之下(八十五回)”,所以大鹏精把一个狮驼国不分男女老幼统统吃光也没事。

《西游记》传递的,当然是杀气满满的负能量

这才是《西游记》最饱满的负能量所在。写“众女嫉余之蛾眉兮”的屈原,被流放时发牢骚,典型的负能量;写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杜甫,对开元之治视而不见,典型的负能量;写“我只觉得我所住的并非人间”的鲁迅,言过其实过分夸张,更是典型的负能量。跟以上相比《西游记》不但处处吃人,而且看不到有谁因为吃人而承担半点责任,典型的扬恶抑善,所以就算是四大名著之一又怎样?一样的负能量。

在《狂人日记》的结尾,鲁迅恳求道:

“救救孩子……”

想深一层,他要救的是什么孩子?当然不是李鸿章的孩子、袁世凯的孩子、张作霖的孩子、赵太爷的孩子……达官显贵的孩子用得着迅翁操心?祭桌上的、鹅笼里的和躺在楼下的,几乎都不会是牛魔王们的孩子。因此他要救的是华老栓的孩子小栓、单四嫂子的孩子宝儿、闰土的孩子水生、祥林嫂的孩子阿毛、以及阿Q王胡孔乙己们的孩子——如果他们也会有孩子的话。但其实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作文最后不但应该无可指摘,更要能升华为一贯正确的传、递、正、能、量。

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