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岁,高考复读的那一年

19岁,高考复读的那一年

本文系读者投稿。来稿请投:

zhuangao@lifeweek.com.cn

浅色雏菊在风中摇曳,风中夹杂着淡淡的清香,一片银河下,无数的生命在蠢蠢欲动。暮然回首,路边的柠檬草也乘着风青涩地舞动。远处,一个陌生而又异常熟悉的身影在星光的映衬下,悄无声息地行走着。“楚子祈……”他喃喃道。

那是一个特殊的夏天,一个改变无数人命运的夏天。林风坐在电脑旁,他的父亲一只手撑着桌子,一直手紧紧地抓着林风坐着的椅子,手上青筋依稀可见。身体呈现出不正常的轻微颤抖,深邃的眼睛里充满了希冀、迫切与害怕。母亲的手死死地攥着林父的衣角,眼中仿佛有星星在闪耀。“妈,别担心,没事的。”林风安慰着母亲,可他自己眼中的忧虑却出卖了他。

看着电脑屏幕上弹出来的考生信息,林风输入并点击确认。这一刻既短暂又漫长,仿佛时间都停止,又仿佛一瞬而至。姓名、学号、成绩等信息一一闪现在屏幕之上。一家人的眼睛都自动忽略了前面的信息而停在了成绩这一行上,一刹那,他的大脑已经失去了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,像木头一般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,发呆地看着那一个数字——350。林父林母好像麻木了一般,说不出话,好像一瞬间没有了力量。

寂静,死一般的寂静,空气彷佛都凝固了。林父一声轻轻的叹息如晴天霹雳般将林风从发呆中拉了回来。一句话也没说,缓慢地走出了房间,只留下林风一人。他关掉电脑,趴在床上,脑子里总有一个数字挥之不去,他双拳紧握,倔强地击打着枕头,仿佛这不是真的,而是一个梦,他要把这个梦打碎。

许久许久,天边的黑幕落下了,稀稀松松几颗星星懒散地爬上了幕布,月光倾洒下来,轻轻地抚摸着世间万物。仔细一看,路边的小雏菊也偷偷地伸出了花蕾。晚饭过后,林风坐在台阶上,看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沉默,忽然,他的目光停在了一个石头上,准确来说是那颗石头上的裂痕。他清晰地记得这是前段时间随手丢在草坪上的那颗石头,没想到下面竟然有一个顽强的生命,顶着无比巨大的压力绽放了属于自己的精彩。

一时间,他原本暗淡的世界仿佛有一束光洒了下来,物犹如此,人何以堪。他想自己的命运必须自己掌握,林风决定了。走进房间,看着父母脸上岁月的痕迹,他的心猛地一紧,更加坚定了这个决定。

“爸,妈,我想清楚了,不就是一次失败吗?没什么大不了,我的命运不能就此草草了率,我要改变我的命运。不经历失败怎能见彩虹,就让这次的失败成为我的动力。所以,我决定复读。”

林父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好,好,你想开了就好。咱们又不是没机会了,我还担心你会一直这样颓废下去呢!你能走出来并下定决心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不过呢,复读的压力是很大的,你得坚持。”

“是啊,小风,我和你爸爸都支持你的决定,既然你决定复读,那你就好好学习,别听你爸瞎说,不要有太大压力,身体最重要。你复读期间的营养就交给我了,每天给你做你爱吃的。”林母抓着林风的手哽咽着说。

“爸,妈,我知道压力肯定不会小。不过,在我看来,压力就是动力,我会好好努力的,你们放心吧。”林风握着拳头说。一夜难眠,林风感觉今天的夜晚是那么的漫长,月亮隐居幕后,星星们一个一个地跳了出来,彼此眨着眼睛。假期转瞬即至,开学那天。林风背着书包,走进了班级,看着里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,看着曾经熟悉的教室。这里,将是林风第二次改变命运的地方。他不知道的是,这里,也是他的心第一次萌动的地方。

“同学,你好,借你圆规用一下。”林风旁边一个和他身高相仿,消瘦的男生用胳膊碰了一下说。“给你,不用客气。”“哎,同学,你叫什么名字?高考你考了多少?怎么也选择复读了?”那个消瘦的男生还圆规时问道。“你呢,你考了多少?”“我考了300分。”“那我们俩差不多,我考了350分。”两声轻微的叹息在一阵窃窃私语后。

“楚子祈,这道题中的内切圆面积怎么算?”数学老师拿着点名册说道。缘分有时候就是那么奇妙,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突然出现。话音刚落,林风前排一个女生站了起来,“老师好,这个问题应该先……再算……然后再加起来。”她个子不高,一个浅色的雏菊发圈将一头长发安静地束在身后,声音如微风荡进林风的脑海,激起阵阵涟漪。

19岁,高考复读的那一年

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》剧照

林风碰了碰同桌的胳膊,问道:“这个楚子祈你知道吗?为什么会来复读?”那个消瘦的男生悄悄地说:“她啊,听说是志愿没报好,滑档了,分数挺高的。”他想到了自己,分数是硬伤啊!很快,他摇了摇头,不去想那些和学习无关的,专心投入了学习。但脑海里的声音却挥之不去。第二节体育课上,林风看着同学们活动的身影,他很想和他们一起玩,但一想到自己的情况。便默默地走向教室,打算看会儿书。他推开门时,教室里已经有一个人在安静地学习。仔细一看,白皙的皮肤,干净的面孔,微风拨动着她的刘海。

林风看了眼自己的座位,她就是那个坐在他前面浅色的雏菊发圈。当林风看着楚子祈的时候,她也抬头看着他:“同学,你好。我叫楚子祈,喜欢看书,你呢?”

这个声音与林风脑海里的重合了,他木讷地走了过来说:“我叫林风。”

“林峰?山峰的峰?”

“不,不是,是风筝的风。”

“名字好听呢。”

“谢谢,你的名字也好听。”

“我听别人说你学习很好啊,我就差远了,我有不会的问题可以请教你吗?”

“请教谈不上,你问的问题,只要是我会的,我都会给你讲的。”

“那太好了!对了,上一节数学课上有一道题我不太懂,等我找书,你给我讲一下。”

“不用找了,我拿的就是数学书,你给我指一下是那道题。”

“奥,这道题啊,这个有两种解法,给你讲一种简单的……”

就这样,两个人在聊天,学习中就认识了。殊不知,窗外的柠檬草挺直了腰,小雏菊已然慢慢舒开花苞。

19岁,高考复读的那一年

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》剧照

他们把复读形象地比喻为高四,高四的生活简单,枯燥,重复,乏味。但对于林风来说,每天都是新鲜的,回忆昨天,珍惜今天,展望明天。

“楚子祈,这道题我解到一半不会了。我是从这句话作为切入口,先根据这个,再根据已知条件算出这个,然后接下来我就不会了,你看一下。”林风拿着书对着楚子祈说。

她转过身,风吹乱了耳边的秀发,她轻轻地挽在了耳后。“这个先应该算这个,算出来之后再作为切入点,然后接下来才到你做的这些。”林风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楚子祈,那一刻,青色柠檬草散发着清新地香味,空气仿佛都被净化。

林风压下了心头的萌动,特殊时刻,主次要分清。接下来的日子,林风一有不会的就问楚子祈。经常可以看见两人在一起学习,楚子祈也经常鼓励林风。就这样,两人互相监督,彼此鼓励。林风的考试名次逐渐提升,两人之间也随之更加熟悉。时间对于林风来说是飞快的,转眼就到毕业了。对于那些第一次参加高考的人来说,毕业是件很快乐的事,照集体照,开毕业晚会等。但对于高四来说,他们的毕业是悄无声息地,在失意时相聚,在冷清中落幕。

19岁,高考复读的那一年

《最好的我们》剧照

一个考生的背后是一个家庭。林风在考场上奋笔疾书,他的父亲在考场外焦心劳思,母亲在家小心翼翼地准备午饭。这就是高考,改变自己的命运,改变一个家庭的命运。

高考过后的傍晚,楚子祈与林风走在小道上。“楚子祈,答案你对了没?考的怎么样?”林风问道。“该做上的都写了,其他的忘了。管那么多干嘛呢,剩下的就交给老天吧。”她微笑着说。“说的对啊,管那么多干嘛呢!”林风压下了想问她志愿的事,心里的萌动就当作曾经的青春吧。毕竟,在自己低落时有这么一个人,回想起来也是件不错的回忆。“林风,前面我们就不顺路了,虽说剩下的交给老天,但是不努力你甘心吗?”说着她将一张纸条递给了林风并走开了。林风看着熟悉的背影消失在路的尽头,他打开一看——志愿填报顺序。那一刻,小雏菊迎风舞动,与青色的柠檬草交相辉映,灿烂纷呈。

金秋九月,林风拿着录取通知书,踏入了魂牵梦萦的大学。一切的努力终将有了回报,播下的汗水,终将发芽开花。他走在大学的小道上,看着眼前的风景,忽然被一阵淡淡的清香吸引。他循着清香看了过去:花园里满满的浅色雏菊正在对着他灿烂地笑。

那一刻,林风笑了。那一年,他十九岁。

本文为读者投稿。

如果你对社会热点话题有敏锐的感知力与丰富的写作经验,欢迎自荐为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微信公号自由撰稿人;如果你在艺术时尚、影评娱评、美食体育、旅游地理等任一领域有所专攻,欢迎随时给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微信投稿。

撰稿人申请与原创投稿皆发至:zhuangao@lifeweek.com.cn,此邮箱长期开放。投稿需从未在任何公开平台发表过(包括个人微信公众号)。

一经投稿,即默认由《三联生活周刊》编辑修改及发送。20天内未收到回复可另投他处。

来稿请写明联系方式,标题注明“自荐撰稿人”或“投稿+稿件领域”。

稿件字数2000~3000字为佳。

一经采用,我们将提供有竞争力的稿酬。

期待你的文字。

19岁,高考复读的那一年

B站解读☞UP主:三联编辑部

⊙文章版权归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所有,,转载请联系后台。

新刊出炉!

「直播风口上的谁」

热点